新闻动态   News
搜索   Search
你的位置:主页 > 创新研发 >

中影是显得有些“老旧”和跟不上的

2019-04-13 15:39      点击:

  原标题:20家影视公司2018财年业绩:合计亏损60亿,16家净利下跌

  搜狐娱乐专稿 (哈麦/文)2018财年结束,A股影视上市公司都陆续发布了业绩预告、业绩快报,或年报。经统计,主流的20家影视相关上市公司,其中只有4家净利润同比增长,16家下跌。20家公司2018年净利润总和为-58.21至-60.48亿,整体巨亏。

  净利润确定增长的3家分别是中国电影、光线传媒、北京文化,欢瑞世纪预计增幅是-5%至14%,要等财报公布。而华谊兄弟、万达电影、华策影视、唐德影视、慈文传媒、捷成股份、华录百纳、印纪传媒等业内知名的公司,净利都出现了下滑。

  这一方面反映的是行业趋冷及各公司经营上的问题,另一方面,有13家公司计提商誉等资产减值准备,幅度都很大,直接导致了净利暴跌。比如,奥飞娱乐2018年净利润-16.13亿,其中商誉等资产计提减值14.8亿;慈文传媒净利-10.84亿,其中对子公司赞成科技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约8.71亿;捷成股份净利1.02亿,其中商誉减值9亿。

  除了财务上不好看,还有很多公司在2018年接连爆出大雷,实控股东股权高质押及被司法冻结、资金链断裂、债务违约、出现坏账等现象普遍存在。有严重的,公司已经资不抵债,人走楼空,基本翻身无望。

  影视行业本来风险就大,经过这一波清算,其实有助于投资者看清一些公司的实际价值,知道哪些公司有真正的竞争优势,经得住市场变化的检验,哪些公司其实是虚胖,不堪一击。

  中国电影:变身又稳又赚的抗跌龙头

  中国电影2018年净利润预计为13.99亿-15.44亿,较上年的9.65亿同比增45%-60%。增长的原因除了“各项业务保持了良好的发展态势”外,主要是“本期中影巴可纳入合并报表范围内,公司原持有其股权的账面价值与其对应公允价值之间的差额计入投资收益。”

  中影巴可主要产品为数字电影放映机,中影的全资子公司中影器材持有中影巴可51%股份。中影巴克净资产2.62亿,估值13.49亿。2018年1-7月,其营收5.15亿,净利润0.67亿。2017年全年,其净利润1.43亿。

  在主营的电影业务上,中影2018年出品了《捉妖记2》、《无问西东》、《厉害了,我的国》、《战神纪》、《谜巢》、《中国合伙人2》,有赚有赔。联合出品了《唐人街探案2》、《西游记女儿国》、《猛虫过江》、《欧洲攻略》、《神奇马戏团之动物饼干》,有爆款也有炮灰。

  但中影是一个集团公司,有影视前中后期非常完整的全产业链布局,而且发行方面,尤其是进口片的发行上有垄断优势,所以历年营收相对稳定。加上财务状况良好,在其他民营公司频繁爆雷的2018年,中影的业绩显得尤其突出。

  要知道,在华谊、光线、博纳、万达影视、乐视影业等其他民营公司风光的前几年,中影是显得有些“老旧”和跟不上的,如今风水轮流转时,原本最老最稳的,反而成了市场上最抗跌的。

  万达电影:净利润首次掉头向下

  民营公司里市值和中影能“对标”的只有万达电影,当前万达电影总市值388亿,中国电影总市值334亿,这两大巨头也是所有20家影视公司里仅有的两家市值超过300亿的公司。

  但是万达电影没有中影的全产业链优势,它当初的上市主体是万达院线,主要是院线及影院资产,业务相对单一,所以容易受到行业冷暖的影响,抗风险能力较弱。

  2018年,万达电影营收141亿,同比增6.59%。净利润12.93亿,同比跌14.72%,这也是它几年来的首次掉头向下。往前三年,万达电影的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为11%、15.2%、48%。

  万达解释“系全国影城和银幕数量保持较快增长,市场竞争加剧,新开影城市场培育期有所延长,影城单银幕产出下降所致。”

  这确实是事实。2014-2018年,万达影投国内每年新增的银幕数分别为369块、517块、994块、1007块、682块(预估数),银幕数增速分别为29.6%、32%、46.6%、32.2%、16.5%(预估)。五年时间,万达影投的总银幕数增长3.86倍,而全国电影票房的增速只有2.6倍。

  而且,全国电影票房的增速还在不断下降。2019年第一季度,全国票房186亿,较去年缩水16亿,跌幅8%。观影人次4.796亿,缩水近1亿,跌幅14.5%。全国平均上座率从去年的16.65%跌到了今年的11.99%。

  今年,在历时3年,经5次调整后,万达电影并购注入万达影视案终于获得证监会有条件通过,为上市公司增加了电影、电视剧、游戏三大业务,万达电影布局产业链的一步终于落实了。

  但同时,万达影视带来了约39.31亿的账面商誉,合并后,上市公司万达电影商誉金额为136.52亿,占总资产的比重为43.75%,占净资产的比重为72.30%。这又是一个埋下的大雷,最让投资者担心。

  光线传媒:卖投资股权盘活现金流

  光线%。这主要是因为一季度卖掉了所持新丽传媒27.64%的股份给腾讯有投资收益(光线亿)。然后,光线对商誉等资产计提减值准备,所以2018年的净利润最后减为14.1亿。

  在业务营收方面,是同比下跌的。2018年总营收15.26亿,跌幅17.23%。光线解释是因为“本年度不再合并视频直播业务”所致。

  光线作为民营公司里的后来居上者,这几年一直表现的很抢眼,从纯商业的角度看,其投资电影的眼光是胜过华谊、博纳两家老大哥的。

  2018财年光线有《熊出没·变形记》、《唐人街探案2》、《大世界》、《英雄本色2018》、《金钱世界》、《超时空同居》、《动物世界》、《一出好戏》、《悲伤逆流成河》、《狗十三》、《二十岁》、《昨日青空》、《叶问外传:张天志》共13部电影,整体赚的大亏的小。

  电视剧确认投资发行收入的有《新笑傲江湖》、《爱国者》、《我的保姆手册》、《盗墓笔记2》,收入较上年同期大幅增长。

  这样的成绩在影市继续遇冷的2018年,算是比较优秀的。

  在资金荒到来时,王长田适时地变卖新丽传媒股份套现给公司补充现金流,也是非常有判断力的举动。

  华谊兄弟:陷债务危机各种质押借款

  反观华谊,陷在了扩张后的资金危机中,经营受到牵绊,掉位就很厉害。

  2018年,华谊兄弟营收38.98亿,同比下降1.23%。净利润-9.86亿,同比下降219%。原因一是主营业务电影、电视剧、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业绩都未达预期。二是要对包括商誉在内的资产计提减值准备。

  华谊2018年主控了6部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找到你》、《胖子行动队》、《云南虫谷》、《江湖儿女》、《遇见你真好》,要么就是处在盈亏边缘,要么就是亏,没有一部像2017年底的《芳华》、《前任3》那样痛快赚钱的。

  因为同时拿地做影视旅游小镇、做互联网娱乐、做影院,摊子铺的很大,加上《手机2》引起的片酬、税收风波,以及影视行业整体遭遇资本寒冬,华谊的2018年很不好过,股价暴跌,王中军、王中磊股权高质押,大量债务需要偿还,质押子公司股权、房产、未来票房收益、影城收益,以及出让影片投资权等一切可以换钱的,至今还处在危机中没能自拔。

  华谊曾是电影界领头羊,但如今市值已经跌到了158亿,和光线多亿。而曾经,华谊的市值基本都是压着光线走的。

  北京文化:押中《药神》《无名之辈》《流浪地球》三爆款

  在华谊兄弟地位下跌的同时,另一家靠并购转型而来的公司北京文化这几年上升的很迅速,因为押中了《战狼2》、《我不是药神》两大爆款,获得了极高的关注。

  2018年,北京文化营收12.05亿,同比下跌8.78%。净利润3.26亿,同比增4.99%。虽然表现也不佳,但是放在所有公司中来看,已经算优质的了。

  北京文化原来主营旅游业务,后来加入了电影、电视剧、艺人经纪等业务,转型为一家影视公司。

  2018年报告期内,北京文化的电影作品有《我不是药神》、《无名之辈》、《流浪地球》三大爆款,还有一部卖的不错的《来电狂响》,《英雄本色2018》、《猫与桃花源》、《脱单告急》、《美食大冒险之英雄烩》几部算是拖后腿的。其中《我不是药神》带来2.55亿收入,《无名之辈》带来0.99亿收入。

  电视剧板块有《武动乾坤》,以及进展中的《天涯明月刀》、《江山不悔》、《燃情父子》,即将播出的《勇敢的心2》、《倩女幽魂》、《大宋宫词》、《大明皇妃孙若微传》、《爱我就别想太多》、《欢喜猎人》、《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其中《倩女幽魂》带来3.58亿收入,《大宋宫词》带来1.02亿收入。

  艺人经纪方面,旗下有陆毅、郭京飞、柯蓝、李乃文、李念、印小天、朱雨辰、李宗翰等演员,以沈严、刘海波、郭帆、潘戍午几位导演。

  未来北京文化的电影和电视剧项目储备相对很丰富,竞争力可能会持续。

  在2015年前后那波影视行业并购潮中,很多公司后来都倒下了,北京文化算是唯一一家成功的案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